幸运飞艇 > 浙江生活 >

浙江|何以绘山野?何以书生活?

  浙江东阳的一座小山上,林木成蔚处,有一座全木的观鸟台。清晨时分,攀上山顶,站在观鸟台。

  望,一抹青碧,遥悬天际;听,草长莺飞,鸾舞鹊鸣;闻,草的味道,树的香味。这就是自然吧。

  很凑巧,浙江东阳属于古越地,他曾在越地写生,最后作画《越中十景》。不知道眼前这片山林,是否曾进入他的眼帘。

  他的画,跳脱了当时常规的“写意不表实”,画出“以写,如所见也”,以真实记录自然。

  因迥于流行标准画风的张宏,在晚明时期的中国并不出名,作品被评为“能品”,略高于画工。

  但表达真实山水的自然主义立意,在当今,海外一直收到追捧。画作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美国洛杉矶艺术馆,均有收藏。

  “如果在日本历史建筑中推荐一件作品作为最佳建筑,不是伊势神宫,不是桂离宫,而是奈良东大寺的南大门。”

  建筑,是我们在自然里投射本我的创造。矶崎新用南大门回答了,他理解中的自然。

  和张宏的《越中十景》同在奈良的南大门,拥有着长横穿板纵横交错的构造,很像现代建筑中的钢筋结构。

  这件被矶崎新推崇的建筑神品,建造与1199年。采纳的是中国江南的建筑样式。

  不设顶棚的开放式高大空间,将自然的木做了极致的创造。并且在819年的岁月中,无声的证明木拥有与钢筋匹敌的坚固性。

  也让现代建筑家开始反思,我们是否真的了解自然创造之物?融于自然的生活,是否能再彻底一些?

  从我观景的观鸟台,沿着山路往下走,前山有一片全木结构的别墅。用木头承载着人们对于自然的向往,也同时用朴实的木头传达着都市人疏离已久的自然气息。

  凤凰谷项目占地900多亩,是一个集居住、度假、农业、养生为一体的综合园区,木结构是该项目别具风格的建造方式。

  三栋别墅的外立面都用了天然耐腐的加拿大西部红柏,这种北美原住民几千年来就奉为神树的木材,因禁得住自然的考验成为信仰的象征。

  每栋别墅有两层,第一层是起居室、客卧和厨房间,二层是两间带独立卫生间的主卧。

  日式别墅保留了日式庭院常见的古井、青苔、矮松和枯山水的元素,创造了一片充满宁静禅意的小天地,面向庭院的木头门廊模糊了室内外的边界,空间的体验更加通透。

  中式别墅内部用的是颜色较浅的加拿大铁杉,铁杉简单细致的纹理,坚硬的质地和精致的中式窗棂、推拉窗与大面积白墙构成视觉上的延伸和留白。

  这种留白恰好给窗外的绿色提供了完美画布,木框的纸窗则将室内的光过滤成半透明的柔和光感。

  美式别墅则使用了太平洋花旗松,这种北美最大的树种,最大的可以被十个人环抱。

  它独特的矿物线纹理诉说着几百年的沧桑和过往。深沉的棕红木色、石墙和大面积的落地窗相结合显得现代而大气。

  在自然的空间,用木材创造建筑。因为建筑,是在自然中本我的投射。而木材,天然可再生,设计可持续。木材,天生与自然有着同频振动。

  所以,当祖辈在用木造屋时,才会从实践中总结出“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人,以及人的创造,与自然共呼吸,同命运。

  在当下,我们利用现代发达的交通,将加拿大的木材运到这片天然之地进行搭建。这种搭建,比起复杂的钢筋水泥只要后者三分之一的时间。

  而且木材是一种负碳材料,每一块木材都蕴含着满满的从大气中吸收的二氧化碳。每使用一个立方米的木材相当于固碳一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