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 > 浙江生活 >

三治融合“桐乡经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的发展方向

  2013年,桐乡唱响了新时代县域改革的第一声,也探索出了自治、法治、德治融合的基层社会治理新实践。

  经过多年努力,三治融合已发展成为全省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品牌,得到了各界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并被中央政法委定位为新时代“枫桥经验”的精髓、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的发展方向。

  桐乡是三治融合工作的发源地、示范地,更要做引领地,5年来,生活在桐乡这片沃土上的人民也深深感受到了三治融合带来的变化:老百姓的话语权更多了;邻里间的纠纷变少了;居住的环境更美了……

  看得见的环境在悄然变化,看不见的乡风已润入心田。近几年来,桐乡通过村规民约和社区公约树起了基层文明新风,让乡风民风逐渐好起来、人居环境逐渐美起来。

  “海参、鲍鱼、象拔蚌,名贵海鲜统统上;人手一份大礼包,高档零食都不少。”从多年前开始,在桐乡农村办一场酒席变成了“满汉全席”,原本为了图热闹、喜庆的场面却成为“铺张浪费”的代名词,也成了群众的负担。一些不富裕的家庭,很多时候也无奈“打肿脸充胖子”,让家庭负担变得很重,很多人对此叫苦不迭。

  这类农村中的“歪风邪气”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要治理,需要“久久为功”。在治理铺张浪费的酒席面前,采取政府强制手段显然是不可取的,而“村规民约”反而是很好的切入点。

  今年,崇福镇上莫村将文明餐桌相关规定正式写入该村村规民约,新一届村班子成员率先带头,郑重地签下了尚俭戒奢艰苦朴素勤俭节约承诺书。“我们希望通过新一届班子成员的力量,以身作则,发挥示范引领作用。”上莫村党总支书记李法学说。

  村规民约的作用很快得到了体现,今年初,上莫村村民朱金浩一家搬进新落成的新村集聚点。朱金浩按照村规民约,摆了一次“简朴”的酒席,“18桌,大概花了10000元,以前一桌就要几千元,吃得少,浪费得多。”他说,“现在吃的成本降低了,吃多少烧多少,大家吃得也开心。”随着文明餐桌写进上莫村的村规民约,勤俭节约的好风气又回来了,村民们也都喜上眉梢。

  开门让百姓参政议政,使政府决策与民意对接,凝聚共识与合力,在桐乡,百姓议事会和乡贤参事会成了沟通政府与百姓之间的“连心桥”。

  去年4月,高桥街道在中兴家苑召开了一次百姓议事会,该小区是一个拆迁户安置小区,环境脏乱差,每逢下大雨就排水不畅、污水四溢。居民们在初步整改方案的基础上,提出了52条个性化的修改意见、建议,并且还与街道签订了一份承诺书,承诺之后愿意支持配合改造,改造后也会服从长效管理。

  “开完议事会,心里就有了一本明白账。”该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这52条个性化的修改意见、建议有不少都提得很在理,特别是有一条,居民希望在公共绿化区域外,再为每家划定一块家庭绿化区域,用于种植花卉或蔬菜,这其实就是一个堵疏结合的好办法。”

  这支百姓议事会由两部分组成:固定的和非固定的,固定成员人数一般控制在15人,要求有一定的代表性和权威性,比如“两代表一委员”、“三小组长”、有威望的老党员等,以聘任的方式无偿开展工作,两年一聘;非固定成员主要由利益相关者组成,给他们充分的利益表达权,人数一般控制在固定成员的50%左右。成员们就便民服务、停车难、电动车偷盗、楼道清洁、绿化保养、安全出行等与自己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展开讨论,并提出建议意见。

  与百姓议事会一样,乡贤参事会也在乡村治理中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乡贤参事会一般由村里有较高威望的人组成,他们或是德高望重的老党员、老干部,或是热心家乡建设的商界精英、文化能人,又或是教育工作者、道德模范等。作为一种新型农村社会组织,乡贤参事会通过激活乡贤资源,发挥乡村精英在社会治理、公共服务中的作用,在新农村建设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

  如今,荣星村村民津津乐道的火炉浜生态公园就得益于该村乡贤参事会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原本的火炉浜是一个露天垃圾场,周边养猪场聚集,废水污水、排泄物直排入浜,村民谈之色变。为了还火炉浜一湖美丽,荣星村开展了多次整治,但总有一部分人不理解、不配合,后来,该村乡贤参事会会长魏建华前来“救场”,不仅说服了村民配合整治工作,他本人还带头出资60余万元资助家乡环境整治,在魏建华的感染下,很多村民也都主动出资、出力共助家乡建设,由此,臭气熏天的火炉浜变身为了如今美丽的火炉浜生态公园。

  三治融合“桐乡经验”的创新之处和最大生命力在于,将自治、法治、德治三者融合、合力增效,共同构成社会善治的“三脚架”。而百事服务团、法律服务团、道德评判团正是体现这三者的有效载体,成为拉动桐乡三治融合深入发展的“三驾马车”,也走出了一条具有桐乡特色的基层社会治理新路子。

  在社会治理创新的过程中,需要“人性化”的服务。曾经在农村,广大群众遇到一些生活中大大小小的问题,比如摆喜宴去哪里找厨师?家里水管破了找谁来修?这些生活中的琐事,在小小的农村想要找到一个能办事的人并不容易。因此,百事服务团成了解决村民燃眉之急的首选。比如高桥街道越丰村的百事服务团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红色义工服务队,由村里的党员带领村民为村里的贫困户、独居老人、残疾人等困难群体提供免费帮助,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另一块是以便民利民为轴心的专业性服务,适当收取劳务报酬,相当于96345的村级版。

  在社会治理创新的过程中,需要“接地气”的服务。“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就是要求把矛盾解决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如今在桐乡,基层的法律服务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以法律服务咨询、矛盾纠纷化解、困难群众维权、法治宣传教育为重点的法律服务团,积极完善了“以事前防范和事中控制为主、事后补救为辅”的法律风险、社会稳定风险化解机制,努力推动形成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良好法治环境。“现在的村民法制观念越来越强,越来越懂得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浙江百家律师事务所律师沈丽萍成为村级法律服务团成员多年,每年提供村一级的法律咨询、矛盾调解、法制宣传等服务六十多起,她也欣喜地看到不少村民从不懂法、不用法到善用法的转变。

  在社会治理创新的过程中,需要“正能量”的服务。社会生活中总有一些法律法规管不到、村规民约管不好的不良现象,事不大却影响人们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道德评判团,就是把事情的对与错交由公众舆论评判,以社会公德和村规民约、社区公约、市民公约为准则,发挥道德评议和社会舆论的力量来革除陋习,褒扬真善美、鞭鞑假恶丑,让老百姓自己教育自己、规范自己、管理自己。乌镇镇新翁村原来是一个臭气熏天的养鸭村,现在已经是一个风景宜人的“森林氧吧”,而这一变化少不了道德评判团的助推,团员们来到迟迟不愿拆迁鸭棚的老沈家中开了一场居民家中的道德评判会,让原本纠结的老沈解开了思想疙瘩,推动了该村“五水共治”、“三改一拆”工作的顺利进行。

  “一约两会三团”就是三治融合基层治理“桐乡经验”的具体表现,嘉兴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孙贤龙曾在调研桐乡三治融合工作中指出,桐乡是三治融合的发源地,要进一步深化认识、完善机制、扩大成果,充分挖掘三治融合的典型案例,他要求,今年嘉兴全市村、社区也要全面推开“一约两会三团”,将三治融合进行全域推广,加快推进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确保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和谐有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