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 > 国内聚焦 >

东方直播室》蝉联《新周刊》电视榜年度最佳

  搜狐娱乐讯 3月28日,第五届“《综艺》年度节目暨电视人”评选活动在北京举行盛大颁奖盛典,表彰了2011年度优秀电视人和优秀节目等,并揭晓年度制片人、年度主持人、年度综艺节目等奖项。东方卫视凭借实力脱颖而出,荣获多项大奖。其中,骆新荣获“年度主持人”称号,《中国达人秀》斩获“年度综艺节目”大奖, 《东方直播室》和《谁能百里挑一》两档节目同时荣膺“上星频道30佳”。

  “《综艺》年度节目暨电视人”评选由国家广电局《综艺报》社、中国网络电视台联合主办,是国内最具权威性的电视行业年度评选活动,其评估团队由专家评审、媒体评审、大众票选三部分构成,包括中央电视台、各大上星频道和35 个中心城市地面频道的300多个优秀电视节目参加了此次评选,汇聚了业界、学界和网民的极大关注度和超高人气。本届评选盛典上,东方卫视一举摘得“年度主持人”、“年度综艺节目”、“上星频道30佳”等大奖,进一步彰显了频道的核心竞争力,凸显了东方卫视的品牌价值。

  骆新作为东方卫视目前最当红的主持人,首度登上《综艺报》封面,获得“年度主持人”称号。2011年,新闻评论员出身的骆新在东方卫视经历了主持人职业生涯的转型,他不仅在《东方直播室》中“激辩人生”,为各方嘉宾提供了一个畅所欲言的平台, 还为生活服务类节目《百里挑一》以及《谁能百里挑一》带来了一股沉稳睿智的新风。在尝试中突破,在改变中提升,跨界挑战的骆新拓展了自己的主持风格,也获得了更高的人气,当选2011“年度主持人”,可谓实至名归。

  作为一名电视业的资深工作者,骆新在传媒行业已经获得过诸多荣誉。他担纲评论的 《东方夜新闻》曾获“首届中国电视十大名栏目”、“首届上海市媒体优秀品牌”、“上海广播电视奖十佳栏目”等奖项,同时,他担任总策划和主持人的《走近他们》,也获得过“上海广播电视奖一等奖”“上海五一新闻奖一等奖”等表彰。

  在颁奖典礼上,骆新发表获奖感言:“我在东方卫视做新闻评论已经8年,我每天只问自己三个问题:第一,什么是今天最重要的新闻;第二,我将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这个新闻才让你觉得重要;第三,我的表达有什么样的价值、能够给你带来什么样的收获。所以我一贯认为,有价值观的传播才是有价值的传播。 流利的废话谁都会说,但是由于评论的时间很短暂,我们希望把所有的话相对浓缩,引起对方的思考。我想好多东西不需要评论员来下判断,但可以通过你的评论给 观众提供换一个角度看问题的方法——这就是评论。”

  “犀利而不失亲和,关照而不失独特,有理有据有声有色有张有弛有条有理”,这是骆新主持新 闻评论节目的风格,而站在东方卫视这个平台上,骆新也获得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从2010年起,他担纲《东方直播室》主持人,在这档长达80分钟的节目中, 每期都会有一二十个新闻当事人或评论人不断上场,骆新在节目中做到了保证客观公正,确保各方都能够自然表达意见。

  除了在新闻节目中发挥优势,骆新在生活服务类节目《百里挑一》和《谁能百里挑一》中,也以沉稳睿智的主持风格、短平快的语言特色赢得了观众认可。骆新为节目带进了社会价值和社会观点,两档节目自开播后,收视率表现稳定,成为东方卫视王牌收视栏目。

  这次拿到“年度主持人”的大奖,骆新在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有很大的触动,以前他拿到的都是新闻奖、记者奖,而这次获奖是对他作为一名主持人的认可,“这是一个挺高的荣誉,不管是转型也好,坚守新闻也好,它至少是对我这一段时间的、也是对我近十年工作的一个肯定”。骆新如是说。

  在“上星频道30佳”的榜单上,东方卫视电视评论节目《东方直播室》以及生活服务类节目《谁能百里挑一》独树一帜,以鲜明的品牌特性同时获得此项荣誉。

  《东方直播室》是全国首创唯一一档黄金档播出的直击社会热点的新闻专题节目,定位“直播转型中的中国”,秉承东方卫视尊重个性、包容多元、鼓励表达的媒 体立场,关注热点话题,给每一个新闻事件的当事人提供发表观点的机会。同时,节目通过创新技术手段建立“三屏合一”意见平台,让观众和网友通过电视、网络和手机一起参与现场互动,实现公共性、开放性对话,深入探讨核心问题,提供有价值的新闻信息和建设性意见,进行正面积极的舆论引导,表达社会关怀,传播主 流价值观,凸显了东方卫视的新闻个性。

  《谁能百里挑一》作为生活服务类节目,坚持对嘉宾从头到尾的服务,真实还原相亲婚恋的全过程,力求贴近生活,立体展示选手间的互动交流,突出服务性。节目为都市单身男女青年提供在电视上相识相恋的平台,并传递追求真爱的勇气和锲而不舍的精神。《谁能百里挑一》自2011年8月改版后收视攀升,内容上与其姊妹篇《百里挑一》实现了联动,互为前传,互为结局,已打造了成为一个独有的品牌。

  《东方直播室》与《谁能百里挑一》同时获得“上星频道30佳”的奖项,是节目品牌影响力进一步辐射的表现,也是东方卫视坚持“新闻立台”、全方位巩固频道内容体系和品牌体系的结果。2012 年,东方卫视将坚定步伐,保持特色和优势资源,进一步深化品牌栏目影响力,积极探索转型升级的方向,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焕发持久魅力。

  此外,在刚刚揭晓的《新周刊》2011中国电视榜评选中,《东方直播室》因其上佳的收视表现和广泛的社会影响力成功蝉联“中国电视榜----最佳谈线年《新周刊》给《东方直播室》的评语是:“它既是圆桌会议,又是几方对谈;它既是事主擂台,又是嘉宾斗阵。它有专家,观点犀利语出惊人,它有群众,投票发言时他们的武器。它是视觉效果最强的谈话节目,是观点冲撞最激烈的现场秀,它让新闻时事在演播厅里再现,以争论和述说展示价值观的多元。”同时,此次《新周刊》“中国电视榜”评选中,主持人骆新因《东方直播室》获得“最佳脱口秀主持人”提名,《东方直播室》栏目还获得“中国电视榜--年度电视节目”提名。《谁能百里挑一》也获得“中国电视榜----最佳生活类节目”提名。

  骆新:这两个奖在业内都是很重要的,它可能有的时候比政府的奖更具有公正力,因为是业内同仁所评,其实我们非常在乎这两个奖。而且这次我拿到年度主持人对我触动很大,因为以前我更多拿的都是新闻奖,或者是记者的奖,这是作为主持人的认可,而且是年度主持人,我觉得这是一个挺高的荣誉。

  它至少是对我这一段时间的,不管是转型也好,坚守新闻也好,对我近10年的工作是一个肯定。

  我们三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具有新闻的色彩,或者都有长时间从事新闻的背景,就等于说我们这三个人之所以被评得年度主持人,至少说明有价值观的传播才是有价值的传播。我们能够给节目提供更多的,更多元的新闻视角。除了这个,尤其是我和孟非,我们都秉承这样一个原则,我们“宁肯让这个节目有趣而不高尚,也决不让它高尚而无趣,”我们通过有趣的方式展示高尚和正直,而不是通过那种古板的教条。所以说这个社会人们越来越接受这种平民化的视角、口语化的表达,和带有社会事件分析的视角,我觉得是整个传媒发展到今天它希望主持人有这样的个性。恰恰是我们三个人在这个方面比较典型,而且个性鲜明。

  柴静比我更冷静,孟非比我更火热,我正好介乎于两者之间,我希望给别人带来温暖,用这个词形容这三个主持人我认为并不过分。

  我非常喜欢孟非的“邪”,他身上有一点邪气,他的邪是更容易打破惯有的节目思维,突然间他给你做一些变更,他会不断地给公众创造惊喜,这是他孟非的长项。柴静是吃功夫的一个记者,她非常认真,她的严谨程度,和她提问过程当中保持的冷静和客观,值得我去学习。我基本是兼具两方,但哪一方我都没有玩到极致,这两位是极致。

  问:有人说现在中国的主持人分两派,一派是汪涵何炅这类的,一派是骆新孟非,您怎么看和汪涵之间的不同?

  我和汪涵也认识,他比我还小几岁,这也是他比我有优势的一个地方(笑)。其实,我和汪涵之间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各有长短。你要说现场抓哏的能力,我肯定和他没法比,因为他毕竟在娱乐节目上做了这么久,这个方面比我要强。但是对社会问题的关注,我肯定比汪涵要强,我有长达7年多的做新闻的背景,7年时间里每天我都会写1500字的新闻评论,做新闻读报的时候,每天都会阅读30份以上的报纸,可以说是海量。这种观察问题的视角和独立思考判断并非一朝一夕。

  问:您自己曾开玩笑说,你做了10几年新闻评论,但“出名”确实因为一档相亲节目。

  骆新:别人经常会说,你怎么从新闻节目转到娱乐节目了,你是不是自己品味降低了?我个人认为如果是一个有想法的主持人,真正一个有分量的主持人,或者说一个有质量感的主持人,他能让一个看似平庸的节目更有质量,而不是相反。现在只有节目来挑选你,那既然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不如顺应大势,让这个节目变得更有水平。

  我认为《百里挑一》和《谁能百里挑一》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有我才有了多视角的价值观,和有价值的社会视点。原来做这个节目的时候,我曾给自己做过一个定位,第一,还是那句话,让老百姓开心不丢人,先把我自个放到更平的位置跟公众去沟通;第二,我尽可能用有效的时间或者说单位时间内向公众提供可供他选择的价值观,以及有意义的社会的信息;第三,我可以接受有趣,但不接受胡搞和被胡搞,瞎闹与被瞎闹,所以我相对还比较正直,我认为过分的胡搞实际上是降低你的身份了;第四个基本原则就是我永远把自己放在绿叶的位置,我觉得我甘当绿叶,流程交给女主持,场上的主角是男女嘉宾不是我,所以尽可能我用我更加温和的方式,使得他们有更好的表达,这是我的作用。

  问:一直喜欢称自己为记者,但这次拿到年度主持人,从记者到主持人,现在更愿意扮演哪种角色?

  骆新:其实我现在已经开始改变这个想法了,我希望自己是主持人兼记者。当然与好的主持人相比,我还有好多功课需要去补足。比如说,我的自信心还不够。因为我长期躲在幕后,甚至是藏在相对比较偏远角度去看待问题,所以我台上的自信心还不够。第二,很明显,我知道我的现场感染力还不够强大,这也是我需要去做功课的。

  骆新:古人有云:“知耻近乎勇”,只有当你知道自己的不足,你才能够变得更加勇敢,而不是让你觉得自信特别大,甚至到达膨胀的地步。我觉得只要自己相对虚心一点,知道自己的不足,才能更有效发挥自己的长板。比如我的反应速度可能没有年轻主持人快,比如我对娱乐的理解可能不如年轻的主持人更加透彻,对现场气氛的把控跟调控,不如其他年轻主持人更强悍,甚至他们可以把现场气氛弄得很high。因为我不是这样的人,这跟我的性格是有关系的。我承认如果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跟其他的娱乐节目相比,这是我的弱项,但是我的穿透力,我自己认为我在一个平等视角的对话当中的穿透力,我比一般人要强。这是常年我做访谈养成的一个习惯,我需要这个问题是有分量和有价值的,我坚决不说流利的废话。

  骆新:我一直认为主持人永远不是一个节目真正博得观众喜爱的原因。因为主持人的成长一定是和节目所提供的选材素材是有关系的,我倒是认为观众看这个节目一定是看它的内容而不仅仅是一个人,而且电视一定是一个团队合作的产物,任何人过分地强调他自己,这个人必将走向灭亡。但是节目的总体提升会突显出主持人的魅力来,所以我还是觉得要让大家跟我们共同成长,共同发展,千万不要强调你是个孤胆英雄,没有一个孤胆英雄在没有别人帮助的情况下赢得胜利的。

  所以我愿意在节目上下更大的力气和大家去沟通,很多主持人有一个习惯,就是节目来了,录像之前我才看一下本子,啊,这个没问题,就上去了,我一般做功课比一般人要多,这和我长期做新闻是有关系的,我一定要把敌人歼灭在我的射程范围之内 。

  节目一定是团队结晶,但在这个团队中我占的比例可能会稍微大一些,我一定是现场的总导演,就是说真正现场的流程、情绪的把控,一定是由我去把控。所以我要尽可能去完成编导所安排的任务,而不是减分。我在录像的时候花三四个小时,其实我在录像之前为了构思一些本子要和编导几乎要花上一天两天甚至更长的时间帮助她们去完成,我要用我的资源去支撑这个节目更长期的发展下去,而不是我躺在编导给我搭好的床上去睡觉。

  骆新:让他们攻击,这是他们的权利。我不找骂,但我不怕骂。我这个人一生经历过很多次死亡,我相信我不会给死亡给吓跑。而且我必须给他们说,按鲁迅先生的话说,“辱骂和恐吓不是战斗。”我甚至愿意跟他们面对面的对话,如果你有愿望的话,但我们不是以辩论的方式,我们能不能以更温和的方式去探讨一件事件,在非情绪化的方向上去探讨一件事情,我觉得这恰恰是当代中国最缺乏的。

  骆新:我喜欢这个行业,我觉得这本身对我就是一个挑战。如果一个喜欢挑战的人是绝对不会觉得疲劳的,他只会觉得身体有一点疲惫,但是我觉得我的心态很好,我觉得每做一期节目都是我学习的过程。

  我会一直保持一个放松的心态:因为第一我不是明星,我不要把自己捧到很高的位置;第二我又相对有一些紧张的心态,就是每一次上场的时候我都有一点紧张,这种紧张是你的不安,你想让这个劲能发挥的跟好。相声大师侯宝林他给自己总结过16个字: “恰到好处,留有余地,宁可不够,不可过头”。一个主持人不是用来表现自己,而是让观众进入到你的气场中跟你去共同完成思考。好的演员也是这样,既要放松,又要紧张,这是姜文原来跟我说的。

  骆新:我特别想拿中国新闻奖一等奖。其实我是个调查记者,我很想当一个好的调查记者,我真的能够去深入一个行业并且把这个给吃透,并且我拿出一篇有分量的稿子,让你看到你不知道、你想知道或者你应该知道的事。但这项工作由于我做主持人不可能再深入去做了。

  我另外还有一个梦想,就是我希望通过我的主持对这个社会有一点启蒙,当然有可能是我太自命清高了。我希望大家能够变得更温和一些,更理性一些,更富有建设性一些,而不是一味的吵架,在过度情绪表达和过度主义化以后,会给人们带来多么大的伤害。 我们应该成为更加平和平稳的人,每一个人的自由和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和发展的前提,这句话是马克思说的。

  7月13日-7月15日,合肥滨湖万达城酒吧街,3场龙虾节,...[详情]

  2018年安徽中考放榜,各地市中考成绩查分入口陆续开通,中考最低录取分数线...[详情]